「啪啦!」

 

克雷爾被一旁燒得猛烈的火堆給吵醒。

 

清新宜人的早晨,空氣中淡淡的霧氣彷彿能洗刷掉所有雜念,昨日的一切好像只是一場噩夢。

 

很難相信昨天自己會在如此寧靜、安詳的森林裡,遇上那樣驚險的事。

 

      那件事是深刻的,深深的印在他的腦中無法消去──一大群的蜂群緊追著嬌弱的少女。

 

同樣令他不解的昰,在如此的森林中為何會出現這位少女?她也是和他一樣在森林中迷路?緊追著她不放的蜂群又是怎麼一回事?

 

一座廣大的森林、一群瘋狂的虎頭蜂群、一位柔弱的少女。

 

真是令人難以想像的拼湊組合。

 

不,也許在少女的眼中,自己的出現才是最不可思議的吧!

 

一邊對著自己內心提出種種疑問,一邊回顧昨日的驚險,而右手的疼痛又漸漸浮現。

 

回想起當時少女挑釁著蜂群,試圖將牠們引誘到森林深處。自己原本也打算追去,誰料不知從哪來的虎頭蜂,冷不防的伸出毒針往他背後刺去。

 

還好他用餘光看穿了牠的動作,及時側著身體閃開。正想利用這空檔時機撿起右手邊的長刃,猛力的把牠打下。

 

誰知連刀柄都還沒碰到,前方又冒出一隻蜜蜂,往他右手手臂很狠的一螫了一針。不到十秒鐘,手臂就完全發麻、刺痛,最後拿起長刃的力量都拿沒有,更別想要反擊了。

 

還來不及應付前方的情況,後方虎視眈眈的虎頭蜂又往他背部刺一針,痛覺頓時衝到腦門,下一秒就失去了意識。

 

不知過多了多久,他才慢慢恢復意識。然而四周早已人事全非,只剩下地上那把長刃,其他不管是蜂群還是少女根本連個影子都看不到。

 

這時如果隨意的往一個方向跑去,在這茫茫的樹海,肯定又會迷路。

 

然而也不能就這樣坐在地上,手無寸鐵的少女被一群瘋狂的虎頭蜂追趕,不想點辦法幫助她,想也知道會有多麼悲慘的結局。

 

就在他焦躁地到處踱步束手無策時,在一個看起來被踏過的草叢中發現了小一包東西。

 

將外層手帕上的蝴蝶結給解開,裡面裝有一顆純黑色大小如栗子的種子。,克雷爾從沒看過這種種子,從外觀也無法辦斷是否有毒,但在無計可施又沒有其他好方法的情況下,克雷爾只好閉上眼睛,吸了一大口氣,緊張的將那枚種子吞下。

 

突然一陣昏眩,身體也感覺變輕許多。過了大概十秒,昏眩感消失,將腳步站穩後,克雷爾再度張開雙眼,發現自己移動到了森林的某處。

 

周圍的景致和剛才的地方不太一樣,樹木比較低矮樹陰也沒有那麼茂密。

 

走了幾十步,前方便出現了一條河流。河面雖不寬,但水流流速還挺快的。

 

在河岸附近觀察了一陣子,克雷爾聽到下游的方向傳來蜂群的聲音,而且好像還有東西掉入河水中的聲音。

 

往前跑了大概兩分鐘,便發現少女漂浮在河面上,失去了意識。

 

克雷爾馬上跳入河中,將少女給抱起,移上河岸。

 

直到現在,少女都還沒有清醒過來。

 

現在仔細的回想起來,如果當初吃下去的是顆有毒的種子,自己應該就沒辦法和現在一樣悠閒的坐在樹陰下,一邊欣賞著少女優雅的睡姿。

 

……真是謝天謝地。

 

在心中默念一句感謝後,克雷爾又忍不住想起自己如果中毒倒在地,過了幾天後都沒人發現,會有多慘不忍睹的景象出現

 

……嗯,還是別再想了。去看看衣服乾了沒吧?。

 

強制將自己的注意力轉移到別的地方,讓自己的頭腦停止描繪各種恐怖的景象後,克雷爾慢慢的往火堆走去。

 

 

昨日燒得猛烈的火堆,現在只剩下零星紅色的炭火。

 

經過了一個晚上,原本濕透的少女衣服也乾的差不多,上頭還有微微早晨的香氣。

 

陶醉在衣服上香味的一陣子,克雷爾突然想起如果少女在這個時候醒來,會做什麼聯想?

 

看到手上拿著她的衣服→她的穿衣服被脫掉→然後?!

 

……想來想去好像都會是些糟糕的誤會

 

克雷爾趕緊將掛在木桿上的衣服取下,掛在自己的左手手臂上,並迅速的往少女的方向小跑步走去。

 

「刷刷!」快速的腳步在草地上發出聲響。

 

深怕吵醒少女,克雷爾稍微放輕腳步,不讓聲音太大,但又不敢讓速度太慢。

 

還好從少女安詳的表情看得出她還在熟睡,只要不要發出太大的聲響,應該不至於突然醒來。

 

克雷爾一邊小心翼翼的拿著衣服,一邊在心中默數著剩下的步數。

 

……把火堆放這麼遠真是一大失策。

 

大約走了五步時,少女的眉頭突然皺了一下,頓時克雷爾緊張的好像忘了讓心臟跳動。

 

「嗯~」少女小聲的發出呻吟,稍微動了動身體調整了一下姿勢,然後又恢復原本安詳的表情。

 

……呼!沒事,繼續走下去。

 

一面安慰著自己,克雷爾的腳步又開始移動。

 

……六步,五步,四步

 

為了讓緊張的心情緩和下來,克雷爾又再度將腳步停了一下。

 

深深的吸入一口氣,開始繼續移動。

 

在跨出右腳時,他隱約瞄到少女露出微笑,然而克雷爾不為所動,繼續的往前邁進。

 

……三步,二步,一步嗯,到了。

 

克雷爾成功的在少女睜開眼睛前走到她面前。

 

……接下來只要將衣服放在她的身邊,然後走回樹陰下,應該就沒問題。

 

計畫好等一會該做的動作後,克雷爾慢慢的蹲下,輕輕的將雙手上的衣服放置在地上。

 

就在把衣服完全放到地上的那一刻,少女突然驚醒,睜大眼睛看著克雷爾。

 

瞬間克雷爾感到全身每個細胞好像觸了電,頓時麻痺而沒有知覺。

 

……果然還是失敗了嗎?

 

克雷爾呈蹲坐式跪在少女前,表情勉強擠出僵硬的微笑。

 

少女張大雙眼歪著頭,一臉疑惑的看著他,一時還會意不過來為什麼有一位男子蹲坐在前方,雙手還掛著似曾相似()的衣服。

 

克雷爾利用這個時機,裝做什麼事也沒發生,將手從衣服堆中慢慢的抽離。

 

「冷靜,冷靜!什麼事都沒發生。」一面在心中安慰自己,一面慢慢的動作。而少女的雙眼則隨著他動作的軌跡移動,好像就要發現什麼事。

 

就在克雷爾將彎曲的雙腿伸直,準備站起的那一刻──

 

「咿呀!」一聲嬌嫩震耳的尖叫聲刺進克雷爾的雙耳。


----------------------------------------------------------------------------------------------------------------

話說距上次發文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不過終於(呼~)還是完成了第8篇^^

看到有很多人都來捧場真的很開心啊~

也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多多回應!感謝大家!

    全站熱搜

    leoisgoodt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