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被一些奇怪的東西追呢?這個問題也在她心裡重複想過好幾次。

 

大概是從有記憶開始的那一天吧!出生到現在在自己的印象當中,好像無時無刻都要小心警戒奇怪動物的攻擊。雖然以結果論來說,自己是順利的撐過來的,但那種精神隨時處於緊繃狀態的生活,實在是令人難以承受。

 

雖然自己已經算是習慣這樣的生活,但是這次遇到的情形也真夠糟的:被不知名的大群虎頭蜂追趕,還掉進了河流裡而全身濕透。要不是那位男子的搭救,自己應該不會像現在一樣輕鬆的享受清新的早晨吧!

 

自己一個人住在廣大的森林中的小木屋裡,除了偶爾迷路的過客以外幾乎是與世隔絕,根本不可能去得罪其他人,何況自己平常也只有和森林中的一些小動物有所互動。

 

由於這座森林占地遼闊,又沒有經過開墾,常常會有一些奇怪的傳說。有人說這座森林藏有價值連城的寶藏,有人說育有各種的珍奇異獸。

 

對她來說,這一切都只是對這座森林無知的人所想像出的想像罷了。

 

在森林中生活了那麼久,就算偶爾和迷路的過客來往,也是好心為他們指點了方向,就沒有再做進一步的接觸。森林外的城市、街道什麼的,也都只是兒時聽過父母的大略描述。雖然內心充滿了好奇,她從來都沒有和經過的人詢問過。

 

仔細的在想想,今天自己也許是和陌生人最親近的一次接觸吧!

 

……第一次的接觸就讓別人受到傷害,果然但是還是不要讓他捲入自己的麻煩中吧。

 

 

「哇嗚!我、我什麼都沒看到喔。」聽到少女的尖叫後克雷爾趕緊澄清,快速的站起並將身體轉向另一邊。

 

自己確實是清白的,幫少女脫下濕透的衣服時,可是很克制的轉過頭,看向草叢的一邊。只是餘光不小心稍微的瞄到少女私密的白色……

 

想到這裏,克雷爾害羞得臉都紅了。

 

……哇!沒什麼,沒什麼!可惡!該死的大腦別在這個時候給我轉的特別快!

 

不過光想到身後有位少女正在換著衣服,對克雷爾來說已經夠令人害羞了。

 

但說也奇怪,少女似乎仍然沒有動靜?

 

克雷爾正一邊想著「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一邊轉過頭。

 

剛好和少女兩眼相對,看見少女的雙頰不知是否因為寒冷早晨的淡淡的泛著紅潤。

 

只見少女將衣服遮著上半身坐在草地上,一副受傷害的表情。

 

「我,我不會偷看的。」說完克雷爾趕緊再轉過頭。

 

過了一陣子,少女才開始將外套撥開,穿上克雷爾替她烘乾的衣服。

 

一位漂亮的少女只穿著薄薄的內衣,幾乎一絲不掛的在他身後換著衣服,而少女身體肌膚與衣服摩擦產生的聲音實在很容易讓人在頭腦裡想像著那宛如天堂般的景象。

 

不過克雷爾也沒有像偷窺狂一樣,偷偷地向身後瞄去,而是抬頭看著那湛藍的早晨天空,使身心冷靜下來。

 

過了大約十分鐘,身後的動靜緩和了下來,但克雷爾仍不敢冒然轉過身,問了一句:

 

「那個,請問換好衣服了嗎?」

 

「嗯,好了。」少女一邊說,一邊將身子轉向克雷爾,而克雷爾也將身體轉回去。

 

金髮,綁著雙馬尾、核桃般大小顏色有如紅寶石般清澈的雙眼,還有纖細的腰身……

 

「那個,請問我的衣服有什不對嗎?」少女看到克雷爾的雙眼一直注視著她,不禁懷疑的問。

 

「沒,沒什麼。身體覺得舒服點了嗎?」克雷爾趕緊將雙眼的視線從少女的身上移開。

 

「好很多了,謝謝你。一直麻煩你的照顧。」少女感激得向克雷爾鞠了躬。

 

「哪裡,別這麼說。我也有受你的幫忙啊!」

 

「讓你受到這麼多麻煩真的很抱歉。」少女似乎沒有要停止道歉的意思。

 

「這點小事沒什麼。」克雷爾察覺少女似乎有點自責。

 

「不,都是因為我才讓你受傷。」少女又看到了克雷爾右手手臂包著繃帶。

 

克雷爾正準備抓抓自己的頭笑著說「這點小傷不算什麼啦!」,只見少女朝他跪下,趕緊馬上將少女扶了起來。

 

可是少女仍沒有站起的意願,還一邊說著「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別這樣,這不是你的問題,不需要這樣道歉。來,快起來吧!」

 

經過克雷爾的再三安慰,少女才順著他拉起手緩緩站起,眼眶還留著淡淡的淚痕。

 

「好了,別哭了喔。來,坐在這個這裡,我去旁邊的小河裡抓點魚來吃,好嗎?」克雷爾盡力從腦子裡想出一些方法安撫少女。一邊扶著她,一邊慢慢走向一旁大樹下的草坪。

 

少女輕輕的點點頭,乖乖的坐下,還不時用右手擦去流出的眼淚。

 

雖然克雷爾原先提出去抓魚,是為了不要讓她再看到受傷的手臂而又傷心,不過現在的他的確挺餓的。雖然手臂的痠麻尚未完全恢復,不過這個河流的水很清澈,很容易看到水中游來游去的魚,靠著克雷爾拿著的不透水皮製外套,他有信心抓到成堆的魚當作他們的早餐。

 

「好,要開始嘍!」克雷爾捲起袖子和褲管,準備大顯身手。

 

 

經過了約三十分鐘。

 

克雷爾有了結論,果然.──

 

……抓魚不能只靠信心啊!

 

畢竟手臂的傷還沒完全恢復,動作有點遲鈍,再加上這河川裡的魚不知為什麼特別的敏捷。就在快要被外套網住的那一刻,總能順利逃脫。

 

克雷爾撈了好久,只能抓到一隻可能因為太肥動作不夠快,和一隻瘦弱而沒體力逃脫的魚。

 

原本還想再努力試試看可不可以抓到更多,不過空腹的肚子可承受不了,一直催促他上岸。

 

終於,克雷爾將抓到的兩隻魚串在小樹枝上,一手拿著魚,一手拿著外套走上河面。

 

「來喔!來吃豐盛的早餐嘍。」克雷爾心虛的說著。

 

不過少女似乎對克雷爾只抓了兩隻魚沒有什麼意見,而是又再度向他道歉。

 

「真對不起,剛才又給你添麻煩了。」少女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微微的鞠了躬。

 

「沒那回事。來,吃魚吧!選一隻妳想吃的吧!看是要那隻肥滋滋的大魚,還是要細細長長的這隻。」

 

「那個,我選比較瘦的那隻好了,謝謝你。」少女拿起克雷爾左手中的魚。

 

「好啊!那我就吃這隻肥肥的嘍!看起來就很好吃。嗯~」只見克雷爾大口大口滿足得吃著手上的魚。

 

「那個…..」少女看著克雷爾開心得吃著魚,原本不忍心打斷,但是經過內心在三的思考後還是覺得不開口不行。

 

「嗯?」克雷爾咬著魚頭,疑惑的看著她。

 

.不好意思打擾你用餐。但是你手上的那隻魚不是還沒烤過嗎?」

 

「噗!」

----------------------------------------------------------------------------------------------------

這位女主角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歡?

話說每次寫小說的時候一開始只有一點點靈感,大概知道怎麼開頭。

但中間的劇情就是在我邊打邊想中弄出來了^^

沒靈感的時候果然是要看一些動畫來刺激腦部啊~[謎:這是脫稿的原因嗎?= =]

另外提醒大家,如果真的沒時間回復,可以多多利用文章末端的評分星星XD

就像五燈獎一樣,看你想給幾顆星都可以~當然有空的話還是希望多多回覆啊~

你的支持就是我提筆的動力!


 

    全站熱搜

    leoisgoodt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