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華麗而神聖的鳳凰,一邊往蜂群吐出火焰,一邊用牠那火紅的雙翅將蜂群拍落。

 

蜂群一碰到牠火熱的身驅便被灼熱的溫度給烤乾,一個一個墜落於河面。

 

頓時原本清澈見底的河流變成一條黑江,河面上盡是漂浮著蜂群焦黑的屍體。

 

少女隨著河流水流去,雙眼仍看著鳳凰。

 

她沒有了蜂群攻擊的危機,但也失去了上岸的力量,現在的她只能用僵硬的雙手拼命的拍打河水。

 

她的意識隨著視線漸漸模糊,那一刻她感到脖子好像不在疼痛,身體也好像輕盈的如羽毛般,風一吹就能將她吹離河面。。

 

全身只剩因浸水而劇烈咳嗽的肺部有知覺,溺水的痛苦漸漸地壟罩著她。

 

她求助無援,在這廣大的森林,要遇到其他人的機率根本是零,況且這河川位於森林的盡頭。

 

抬頭看著如跑馬燈般的天空,身體隨著河水載浮載沉。

 

她逐漸厭倦掙扎,並將原本緊繃的身體放鬆,感受冰涼的水流沖在身上的刺骨。

 

就在要放棄掙扎,閉上雙眼的那一刻,她彷彿聽要有人呼喚的聲音──

 

「你還好吧?」

 

幻覺。

 

少女心想。

 

 她在這森林從沒遇過其他人,除了那位手持長刃的男子以外。

 

但他被蜂群螫了一針,應該會昏厥好一陣子。況且現在離那個地方有很長的距離,以徒步的方式是不可能那麼快就趕到的。

 

絕對是幻覺。

 

「等著!」

 

正當少女內心仍在懷疑那是自己的幻覺時,她的身體便被人給抱起。

 

「沒事吧?」

 

這次她試著要回答,但還來不及回應就失去了意識。

 

在她閉上雙眼前的那一刻,少女從模糊的視線看見那個人面孔……

 

真的是他。

 

 

 

 

克雷爾摟著她那嬌嫩纖細的身軀,一邊欣賞著她美麗的金色長髮,一邊往河岸走去。

 

離開河道後,克雷爾將她輕放在有樹陰的草坪上,並在距離約五步的地方升起火堆。

 

他靜靜的看著安詳躺在草坪上的少女,微微隆起的胸部隨著急促的呼吸起伏。

 

……等等,我在看哪!?

 

克雷爾努力的克制著自己內心的慾望,轉過頭將視線從少女身上移到身旁的樹叢。

 

但不一會,少女開始咳嗽。

 

克雷爾只好又把頭轉向她,並將她上半身微微扶起,左手扶著她的背,右手則輕輕地拍著她的背部。

 

與少女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克雷爾忍不住仔細地觀察起她的模樣。

 

纖細微彎的眉毛,與秀髮同為亮麗的金黃色。濃密、微翹的睫毛,透露出她有雙核桃般的大眼。小巧迷你的鼻子點綴在清秀的臉蛋上,下方掛著微微開喘著氣的小嘴。

 

濕透的上衣緊貼在她身上,將那窈窕的身材曲線都給顯露出來。

 

克雷爾被她的美貌給吸引住,不禁將原本拍打她背部的右手輕輕地放在她額頭上。

 

灼熱的體溫、泛紅的臉頰、微顫的身軀,少女痛苦的昏睡著。

 

克雷爾為了讓少女早點脫離痛苦,將頭偏向草叢的一旁,用餘光心翼翼的脫去少女濕透的上衣,並將自己的外套披在只剩白色內衣的少女身上。

 

將她的衣服給脫下後,克雷爾把少女的黑色連身裙掛在火堆上方烘乾,自己則坐在她身邊,靠著樹幹,看著她的睡姿。

 

不知是否被她的美麗所迷了昏,克雷爾不知不覺的睡了著。


    全站熱搜

    leoisgoodt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